博彩发展代理 - 解放哈尔滨,惊心动魄的“决战”

 

博彩发展代理 - 解放哈尔滨,惊心动魄的“决战”

博彩发展代理,陈龙

北满分局旧址(现为东大直街浦发银行)

剧中的哈尔滨公安局

在中国,没有一座城市像哈尔滨这样特别:早在1949年之前的三年——即1946年4月28日,哈尔滨成为全中国第一个获得解放的大城市,被誉为“共和国长子”。

日前,以解放初期哈尔滨公安局长陈龙为原型创作的电视剧《黎明决战》正在热播。本周,本报记者梳理了多部史料及地方志并采访了党史研究者,回溯“黎明”之初的哈尔滨。

各方势力盘踞哈尔滨

1946年8月的哈尔滨,虽然已经解放了近4个月,但这座惟一被共产党占领的大城市,却面临着各方势力盘踞的威胁:市区里不但有10余个国民党组织,一些国民党特务机关和土匪也纷纷前来哈尔滨安营扎寨。虽然中共中央为了巩固东北大后方,早在1945年11月就在哈尔滨成立了北满分局,但潜伏在这里的特务土匪仍然猖獗,频频引发恶性事件。1946年3月9日,抗日英雄李兆麟将军被国民党特务秘密杀害;同年8月15日,佳木斯市各界在中心广场见证公审日本战犯的时候,特务组织再次引发骚乱,枪声四起,主席台上血迹斑斑,反动传单也随风飘散。时任北满分局社会部部长兼任哈尔滨特别市公安总局局长的便是陈龙。一位老哈尔滨人介绍:“说社会部可能都不太懂,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情报部部长。”

陈龙原名刘汉兴,1910年出生于辽宁抚顺,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参谋长,之后经苏联留学后调到延安,担任中央社会部治安科科长。在延安,陈龙亲手拔掉了国民党军统煞费苦心安插多年的特务;皖南事变后,陈龙更是驱逐了国民党安插在延安的联络部,让中共七大得以顺利召开;抗战胜利后,毛泽东钦点陈龙作为自己的贴身护卫同赴重庆谈判。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飞赴重庆谈判两小时后,刘少奇便以代理主席的身份发出《迅速进入东北,控制广大乡村和中小城市的指示》,随后,中共中央做出“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其中“向北发展”就是在国民党之前抢占东北,并将部队进行整编改名为东北民主联军,其中的北满军区又被称为吉黑军区。

据记载,重庆谈判后,毛泽东再三挽留陈龙留在自己身边,但陈龙仍然决定奔赴哈尔滨。当时,哈尔滨的状况和工作难度远远超出了陈龙的想象,对于特务横行的局面,陈龙不敢有丝毫怠慢。本报记者了解到,在接管北满分局的当天夜里,陈龙就组织数百战士抓获了日伪汉奸和国民党特务、国民党市区骨干分子等近200人。电视剧《黎明决战》也对这一史实进行了描绘。

智擒姜鹏飞

虽说上任第一天就收获不小,但哈尔滨却让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陈龙有些挠头。史学专家刘旻昊说:“哈尔滨到处是洋房洋车洋人,陈龙在延安的那套做法到哈尔滨根本不适用。”

1946年6月6日,国共双方暂时休战,共产党的控制区域被限制在当时的北满地区。随着国民党军队的北进,潜伏在哈尔滨的敌特蠢蠢欲动,随时准备攻下这座刚刚解放的大城市。越来越多国民党方面的情报传到陈龙耳朵里,而其中最刺耳的,无疑是姜鹏飞在哈尔滨出现的消息。

本报记者搜集史料了解到,姜鹏飞又名姜凤飞,是东北陆军讲武堂第7期毕业生,曾参加过马占山领导的江桥抗战,后被提升为团长,九一八事变后投降日寇,被选派到日本陆军大学深造,后担任日伪佳木斯地区第七军管区少将参谋长、独立第二旅旅长。期间,姜鹏飞屡次带领伪军进行诸如“潘家峪惨案”等惨绝人寰的大扫荡。时至今日,一些上了岁数的老黑龙江人提起姜鹏飞的名字,依然咬牙切齿。

哈尔滨解放后,姜鹏飞曾在长春公主岭附近出现,笼络了一批伪军和日伪警察等伪满的残渣余孽扩张势力。但是在进攻过程中被东北民主联军击败,当时有两个被捕的匪兵自称姜鹏飞的副官和警卫员,据他们交代,“姜鹏飞已经在战斗中被打死了”。

此时,一份半个月前从南满社会部传来的情报和一桩悬案引起了陈龙的注意:情报是1946年1月,国民党驻东北最高长官杜聿明在锦州秘密会见过一名中将,并要他前往哈尔滨;而悬案是一名40岁左右的矮胖子在哈东军区被扣押期间策反看守,越狱逃走,案件至今未破。经过几天的紧张查证,陈龙掌握了确凿情况,那个越狱的矮胖子就是杜聿明接见的中将,而且也确实潜入了哈尔滨,他就是国民党新编第二十七军中将军长姜鹏飞,他根本没死。

据记载,早在日本投降前,姜鹏飞便暗渡陈仓与国民党勾结。就在得到这个重要情报的同时,陈龙接到了吉黑军区的报告,有人已经把手伸向了东北民主联军内部,企图拉拢军区后勤部的佟琦科长参加国民党的建军组织。

哈尔滨道外的天泰客栈是国民党专员和建军分子活动频繁的地方。在这里,吉黑军区后勤部佟琦遇到了自己的同乡、天泰客栈的经理王叔。当得知佟琦在军区后勤部工作后,王叔便旁敲侧击地向佟琦打听军队有多少编制,有没有暗设岗哨等机密问题。离开客栈后,佟琦及时向陈龙汇报了这一情况。陈龙决定将计就计,让佟琦做卧底打入敌特内部。

几次会面后,王叔以为佟琦已经上钩,便将佟琦引荐给一个叫姜凤鸣的军官。姜凤鸣声称自己已经发展了北满16个地市的地下武装,而且还在招兵买马,试探佟琦要不要加入。佟琦既没答应也没回绝,可自从与佟琦会面以后,姜凤鸣就好像知道了什么一样,不与任何人联系,而且也没有再约过佟琦见面。

俗话说,“放长线钓大鱼”。一周后,姜凤鸣发现周边并没有反常的情况,再次约佟琦在客栈碰面。这次接触,佟琦完全按照陈龙部署的计划行事,他表示对“反水”不反对,然后又表现出左右为难犹豫不决,这样一来,果然更加吊起了姜凤鸣的胃口。为了进一步拉拢佟琦,姜凤鸣终于小心翼翼地交了底,说他是正牌国军,隶属于新编第二十七军,军长就是蒋介石委任的中将姜鹏飞,他本人是第二十七军的少将参谋长。

通过姜凤鸣透露的信息可知,姜鹏飞早在1946年2月就秘密潜入了哈尔滨,为了隐蔽身份,他并没有与任何国民党人员接触,而是秘密草拟了一份“建军纲要”。如今,这份文件保存在哈尔滨市委党史研究室里。据“纲要”记载,姜鹏飞组建的二十七军大部分都是各地的武装土匪,其中就包括“座山雕”的原型之一谢文东(本报曾在2014年12月进行过报道)。

陈龙决定给敌方一个大甜枣,让侦查队队长赵鼎伪装团级干部把姜鹏飞给引出来。为了让这件事真实可信,陈龙还给赵鼎配了一个科长当假警卫员。陈龙让佟琦向对方透露,拉一个团级干部进来可以,但我们必须要和背后的大掌柜见面,姜凤鸣欣然答应了。

会面当天,道外天泰客栈四周已被陈龙设下了重重埋伏,佟琦带着假团长赵鼎和警卫员落座后,却只见到了姜凤鸣。

时间一长,化妆在门外的人有些等不及了,开始探头探脑。警卫员想出去示意不要乱闯,可外面的人一看见警卫员露面,以为是行动信号,五六个身着便装的侦查员二话不说冲进了客栈,警卫员立即吼退了他们。此刻,谈话已经接近尾声,姜凤鸣一边抱歉,一边说“明天军长姜鹏飞一定亲临”。几队人马回到北满分局后,陈龙认为这次行动外围太过鲁莽,差一点前功尽弃,并严厉处分了闯进客栈的侦查员。

第二次会面的时间改在了8月26日,在天泰客栈,佟琦、赵鼎依然没有见到姜鹏飞。姜凤鸣说,不如将碰面地点改在道外光复饭店,然后一并商议军机。由于没有人了解光复饭店的情况,赵鼎赶忙安排警卫员把情报偷偷送出。就在大家寒暄半天,准备动身去光复饭店时,姜凤鸣却将佟琦和赵鼎等一行人领到了天泰客栈靠近里侧的套间里。到了套间后,姜凤鸣深表歉意地说,“请赵团长见谅,本来觉得到光复饭店去会吃得好一点,但是后来一想,去哪里还是不如这里安全。”赵鼎和佟琦怎么样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狡猾,本想让警卫员出去报信,就在此时姜鹏飞出现了,只见姜鹏飞落座后,面带笑容地举起酒杯,提议大家庆祝一下。

幸好,棋高一招的陈龙并没有撤掉布控在天泰客栈的人力,而是另外抽调一部分人到光复饭店乔装成客人埋伏四周,保证两个地方都在掌握之中。摔杯为号,听到客栈里碰杯的声音,哈尔滨公安局的便衣、公安、侦查员全部冲了进来,姜鹏飞已经没有任何逃脱机会。

捉拿李明信,平复828暴乱

为了进一步侦破姜鹏飞的全部组织和预谋,避免引起敌人的怀疑,这次逮捕行动,陈龙还将“自己人”佟琦和赵鼎一并抓获。并按照事先的计划将两人和姜鹏飞关押在同一监号中。监狱里,佟琦赵鼎装得很沮丧,一言不发。这时候,姜鹏飞还给他鼓劲儿,说你不要泄气。佟琦说,我怎么不泄气啊,人都抓起来了,还有好果子吃吗?只有等死了。姜鹏飞说,“别泄气,咱们还有转机。实话告诉你俩吧,我们还有一支力量,后天就要发动武装暴乱,而且他们刀枪不入,还会来劫狱!还有两个师要从江北杀过来!”

听到这一消息,佟琦十分吃惊,但他故意装作心灰意冷。为了安慰佟琦给他鼓劲,姜鹏飞最终透露了李明信将要发动暴乱的计划。佟琦和赵鼎利用提审的时候,马上向陈龙作了报告,说李明信的“黄枪会”将在8月28日进行暴动。

刘旻昊介绍,1946年6月,李明信成立“黄枪会”,下设参谋处、财政处等八大处,并且委任了各处处长,短短数月,发展了三千“教兵”。

在此期间,李明信认识了国民党陆军新编27军军长姜鹏飞。两人通过几次密谋决定,决定1946年8月28日凌晨2时在哈尔滨举行暴动,并成立了联合暴动指挥部。

8月26日晚上,李明信和几个头领在密谋时,突然得报,姜鹏飞在天泰客栈被陈龙带走了。听到这个消息,有人建议立即停止暴动。李明信却说:“不行,没有二十七军我们就自己干。我们不是靠人的力量,而是靠众弟子的法力,天兵神将和上帝的恩惠。半夜子时动手,先打监狱,抢出姜军长,然后再把共军杀个片甲不留。”

8月28日凌晨2时许,天降暴雨。暴徒们手持土枪和大刀,从顾乡屯出发,李明信跟在队伍后头,怀里揣着铜和玉两棵大印,手操大刀督阵,由八男六女作护卫。

暴徒们刚上大街,就碰到了我军的巡逻哨兵。陈龙早已掌握了暴乱的路线,数百名公安和民主联军战士已埋伏在大街两旁,轻重机枪猛烈开火,教徒们一片片倒下。整个平暴过程只用了半个小时。李明信逃到庄稼地里躲到天亮,化妆后先到了太平桥和极乐寺,后又偷偷溜到市区的一个教徒家藏了起来,8月30日被捕获。

9月9日9时,哈尔滨市人民政府组织特别法庭公开审判了李明信、姜鹏飞一案。参加公审的群众有400多人,李明信第一个被提审,全部招供。姜鹏飞第二个被提审。法院宣布判处李明信、姜鹏飞死刑。公审后,李明信、姜鹏飞于1946年中秋节清晨,被押赴刑场枪决。

本报记者在省图书馆收藏的1946年刊物里发现,当年哈尔滨各报连日以大量篇幅披露案件详情及各种证件,并发表评论。一则评论称:暴动的平息,稳定了北满解放区局势,东北局盛赞这是一个有战略性意义的胜利。东北局陈云等领导亲临慰问表彰。中央社会部通电嘉奖。

据《陈龙传》介绍,1946年至1948年,陈龙在哈尔滨聚集了各方力量,依靠基层群众,破解了敌人一个又一个阴谋。在辽沈战役前夕,陈龙巧妙利用国民党电台向敌方发送错误情报。担任公安局长期间,陈龙帮助民主联军肃清哈尔滨周边土匪,除掉潜伏在公安局的内鬼,还破获了李兆麟将军被刺案,将凶手绳之以法。此外,陈龙取消了哈尔滨的妓院、赌场和烟馆,为哈尔滨解放初期的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李子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