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至尊注册 - 《水浒传》里梁山兄弟怕什么?怕女人,更怕英雄气短

 

彩至尊注册 - 《水浒传》里梁山兄弟怕什么?怕女人,更怕英雄气短

彩至尊注册,看过水浒的朋友心中都会有这样的疑惑:为何梁山好汉不爱女色?

真正好色的只有寥寥数人,一个是与李巧奴有来往的安道全;一个是与李瑞兰有染的史进;一个是想抢刘太公之女为妻的周通;一个是夺了程太守女儿的董平;一个是搂住刘高之妻,后来又娶了扈三娘的王英。

但大多数好汉纵观全书都是不喜女色的,比如步军的两大头领鲁智深和武松,最具代表性的是宋江、杨雄和李逵。那么,这其中到底有何玄机呢?

首先,沉湎于美色,不是好汉的勾当。

在潘巧云美色面前,拼命三郎石秀则是大义凛然:“我几番见那婆娘常常的只顾对我说些风话,我只以亲嫂嫂一般相待”、“兄弟虽是个不才小人,却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如何肯做这等之事。”

在梁山好汉看来,英雄耽于女色,便“不是好汉的勾当”!看到矮脚虎王英有好色的苗头,宋江便教育他说:“但凡好汉,犯了‘溜骨髓’三个字的,好生惹人耻笑。”可见,梁山好汉把耽于女色的行为,看作是奇耻大辱一般。

其次,专注于武艺,没空搭理女人。

《水浒传》反复强调“这宋江是个好汉,不以这女色为念”;至于天王晁盖也是如此,他“最爱刺枪使棒,亦自身强力壮,不娶妻室,终日只是打熬筋骨”;玉麒麟卢俊义亦是“平昔只顾打熬气力,不亲女色”。

最富英雄气概的好汉,如武松、鲁智深、李逵、石秀、杨志、阮氏三雄等,对女色都毫无兴趣。尤其是黑旋风李逵,根本不知“风月”为何物也!这哥几个就喜欢没事儿锻炼身体,追求更高、更快和更强的“梁山奥林匹克精神”。

因此总结来讲,梁山好汉不好色,其实出于“好色伤身”和“红颜祸水”这两种传统观念。

美色既伤身体,又容易惹来祸害,加上梁山英雄上山落草,朝不保夕,生死未卜。无家室之累,才能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说得难听点,今天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快活无穷,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被捕下狱,惨死刀下。对于江湖造反者而言,活一天算一天,快活一天是一天,很难顾及明天。自己都没有明天,如何能给爱人明天?不能给爱人明天,还不如没有爱人。

淫比杀更可恶,这种思想其实从古代贯穿到近代。

鲁智深在五台山喝酒吃肉,后来又杀人放火,但智真长老却说他有佛性,比其他不喝酒吃肉的众僧都有前途,可以成正果。

这绝不是因为赵员外送了礼的缘故,而是智真长老见智深虽然吃些酒肉,杀人打人,却并无“淫欲”之念,仅此一点就可以“一俊遮百丑”。当然了,这里有一些以偏概全了,不过还是可以从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

其实“淫比杀更可恶”的这种思想一直到后来还颇具市场,比如解放前美军大兵打死了中国的一名黄包车车夫,虽然说是人命关天,却远不如后来美军一名士兵对北大女学生沈崇的事件更激起国人的愤怒。

宋江、卢俊义的确冷淡,并不是因为无能,而是因为他们怕女人使自己英雄气短。

另外,宋江“自幼曾攻经史”,卢俊义“长在富豪之家,祖宗无犯法之男,亲族无再婚之女”,“作事谨慎,非理不为”,儒家传统伦理观念对他们有很大影响。而周通和王英没有这种文化背景,他们代表了最本真意义上的强盗。对于他们,作为老大既要利用,又注意控制引导。

拥有大智慧的鲁智深同志用人道主义思想劝导周通:

“周家兄弟,你来听俺说。刘太公这头亲事,你却不知,他只有这个女儿养老送终,承祀香火,都在他身上。你若娶了,教他老人家失所,他心里怕不情愿。你依着洒家,把来弃了,另选一个好的。”

当然,这鲁智深尚无阶级觉悟,也不知道刘太公是什么阶级,大师讲的是“超阶级的人道主义”。

受到政治权力的打压和意识形态的抹黑,在主流社会眼里,绿林响马、大盗山贼、土匪等江湖人士,并不是“正经人”。更何况,嫁了朝廷极力抓捕的“逆贼”,等于甘做“土匪家属”。

有几个女人甘愿冒着家族被诛连的危险去嫁给一个这样的“正经人”?就算她愿意,家人也不会同意。刘太公不愿意将女儿嫁给周通,未必不为了一家人身家性命着想。

像孙二娘与张青,顾大嫂与孙新,是没有投身梁山时已经结成夫妻。而扈三娘与王英,之所以结合成夫妻,是因为他们已经投身事业,彼此是“同志”,有共同的理想,结成了“乌托邦伴侣”。

梁山上“女同志”太少,好汉们只好“打熬气力”,后来那么多好汉同意招安,谁知道是不是与熬不住有关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